《红楼梦》是一部中国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,贾府(荣国府与宁国府)则是这本书的主要内容的产生场所,很多人曾认为,《红楼梦》是曹雪芹的自传,笔者并不认同此观点,如果仅仅只将其认为是一本自传,则忽略了《红楼梦》高度的文学概括性和浓缩型。

  大宗师写书犹如写史,而且所写的一切都可为当代史,曹公便是如此,《红楼梦》的创作绝不是凭空想象的,曹公不仅仅将自己家族(也包括外延的部分)的经历,更是将康雍乾时期封建社会的整体模型浓缩在该书之中,“披阅十载增删五次”方完成八十回,曹家的经历自然在书中是作为重点进行叙述的,那么,除了反映了曹家的沉浮,还有没有其他的“影子”呢?笔者认为,有!至少有个人我们不能忽视,那就是平郡王福彭!  

  很多人觉得,贾家的原型应该是曹家,笔者认为,有待商榷,至少不完全是曹家,曹家是什么出身?相信列位看官都非常清楚,曹家的祖先是汉人,后来被后金(清朝)俘虏,成了包衣奴才,由于颇有才干,被皇室赏识。

  无论龙兴关外,还是从龙入关,曹家的祖先对清朝的建立或多或少是有贡献的,而且曹公曾祖母还是康熙皇帝的保母,曹公祖父曹寅也是康熙皇帝最为倚重的御前侍卫,后来康熙皇帝任命曹寅为江南织造,虽说官职不高,但是一个肥缺,相当于康熙皇帝设置在江南的重要眼线,这足以体现了康熙皇帝对他的信任。

  此后,曹寅的两个女儿都嫁给了王族,可见,曹寅是备受荣宠啊!于是,曹家开始了近百年的兴旺历程,尽管如此,不论曹寅的地位如何显赫,他始终是包衣奴才出身,他的出身已经决定了他在身份上无法达到与满洲望族比肩的地步,因此,曹家绝对不能完全等同于贾家。

  贾家是什么背景呢?也是功臣之后,但与曹家是有区别的,贾家之功属于久经战阵,百战余生的赫赫战功,“焦大酔骂”时曾说过一句话叫“你祖宗九死一生挣下这个家业”,这就说明贾家祖先属于上阵杀敌建功立业的类型,而不是像曹家那般属于被俘投降,然后成为满洲奴才的,那么,在《红楼梦》中,贾家的原型还有哪些“缩影”?这里,就必须来说一说福彭了。

  福彭是努尔哈赤的次子——礼亲王代善的后代,多罗克勤郡王岳托(代善的长子)的五世孙,其父纳尔苏为平郡王(雍正四年削爵,由其子福彭承袭),而其母则是曹寅的女儿曹佳氏,从这个意义上来说,曹寅是福彭的外祖父,福彭是曹雪芹的大表哥!

  更重要的是,曹佳氏与纳尔苏的婚姻是在康熙皇帝的直接关照下进行的,可以说是皇帝“指婚”,
要知道,在当时满汉是不能通婚的,而这次婚姻,不但打破了满汉不能通婚的铁律,而且曹佳氏还是以正妻嫡福晋的身份嫁给纳尔苏,这对于曹家上下而言,可是莫大的荣耀啊!  

  福彭的家族属于皇族,福彭家族的宦海浮沉对曹家的盛衰有着密切的关系,福彭天资聪慧,年少时,就深受康熙皇帝喜爱,曾经带入宫中亲自调教,并与弘历(以后的乾隆皇帝)关系要好,在雍正时期,也深受雍正皇帝的重用,曾被任命为定边大将军,指挥清军与准噶尔部作战。

  乾隆皇帝继位以后,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位发小,立即召福彭回京,协办总理事务,这是给予了福彭相当大的权力,不过到了第二年,福彭没有进入权力核心层——军机处,这是乾隆皇帝的用人路线,将所有亲王、郡王排斥于中枢机构之外,为了贯彻这一政治路线,福彭成了政治改革的牺牲品。

  不过,乾隆皇帝对福彭依然不错,比如说自己的诗集,都是邀请福彭来做序,为皇帝的诗集做序,这是多大的荣耀啊!福彭去世后,乾隆皇帝非常伤心,辍朝两日以示哀悼,并派大阿哥前往吊唁,这也说明了乾隆皇帝非常怀念福彭。

  这些与曹雪芹,与《红楼梦》有什么关系呢?笔者认为,贾府的原型至少有福彭家族的“缩影”,其实在《红楼梦》文本中,就有很多关于福彭的线索,有的甚至是直接借用了福彭家族的故事进行叙述的。

  要知道,福彭是礼亲王代善的后代,列位看官,是不是看着有些眼熟啊!荣国府里的荣国公叫什么来着?对!叫贾代善!这里就很明显的暗示了贾府的很多事是以福彭家族为原型的,说起这位礼亲王代善,是两红旗旗主(正红旗和镶红旗),清初中的著名将领,他和他的儿子岳托都是清初八大铁帽子王之一,可见其身份显赫,这与贾府祖先靠战功得到荣耀是非常契合的。

  秦可卿去世以后,选用棺材的木板,几副杉木板皆不中意。《红楼梦》中如此写道:“可巧薛蟠来吊,因见贾珍寻好板,便说:‘我们木店里有一副板,说是铁网山上出的,作了棺材,万年不坏的。这还是当年先父带来的,原系义忠亲王老千岁要的,因他坏了事,就不曾用。现在还封在店里,也没有人买得起。你若要,就抬来看看。’”《红楼梦》接着写道:“贾珍听说甚喜,即命抬来。大家看时,只见帮底皆厚八寸,纹若槟榔,味若檀麝,以手扣之,声如玉石。大家称奇。贾珍笑问道:‘价值几何?’薛蟠笑道:‘拿着一千两银子,只怕没处买。什么价不价,赏他们几两银子作工钱就是了。’贾珍听说,连忙道谢不尽,即命解锯造成。贾政因劝道:‘此物恐非常人可享;殓以上等杉木,也罢了。’贾珍如何肯听?”

  某专家曾经就这件事展开论述,推出“义忠亲王老千岁”为康熙朝太子胤礽,而秦可卿就是胤礽的女儿,笔者不赞同这种说法,但尊重他的推断思维,不过,笔者想说,其实曹雪芹写的这件事,正是福彭的家事。

  雍正年间,福彭的父亲纳尔苏,曾经接受过山西凤台人梁渊送的“香柏木板”共计大小八块,还送往北京,这件事被雍正皇帝知道了,雍正皇帝下令彻查,这就是所谓的“坏了事”,因此,所谓的“义忠亲王老千岁”应该是指的福彭的父亲,曹佳氏的丈夫,曹寅的女婿,曹雪芹的姑父纳尔苏,这才前后说得过去。  

  还有一处,也很能体现福彭家族的线索,在秦可卿去世后,祭祀的王公贵族很多,在出殡那天,路祭的就有四位郡王,《红楼梦》中如此写道:“第一棚是东平郡王府的祭,第二棚是南安郡王的祭,第三棚是西宁郡王的祭,第四棚便是北静郡王的祭。原来这四王,当日惟北静王功最高,及今子孙犹袭王爵。现今北静王世荣年未弱冠,生得美秀异常,性情谦和。”

  福彭和所描述的北静王非常相似,也是“生得美秀异常,性情谦和”,列位看官读过《红楼梦》应该知道,北静王名水溶,这名字确实有点怪,不过,在乾隆皇帝的儿子中,还真有一个儿子的名字和此名很像,那就是乾隆皇帝的第六个儿子永瑢,我们知道,乾隆皇帝的儿子是“永”字辈,名字的第二个字为斜玉旁,与水溶一比,完全是“永瑢”演变出来的嘛!

  更重要的是,乾隆皇帝将他的第六个儿子永瑢过继给了康熙皇帝的皇二十一子,也就是自己的二十一叔允禧为孙,这说明了什么呢?这允禧又是什么人呢?允禧与乾隆皇帝虽然辈分上有差距,但是在年龄上差距并不大,而且,乾隆皇帝在幼的时候,与乾隆皇帝一同进学的人,就有允禧,当然,还有一位关系更亲密的,那就是福彭。

  因此,允禧、福彭还有乾隆皇帝,实际上都是童年的玩伴,幼时的同学,可以想象,允禧和福彭二人的关系也是非常亲密的,北静王既然是化用了乾隆过继给允禧为孙的“永瑢”为“水溶”,其目的就是为了表现出福彭。

  以上所介绍的几条线索,足以说明《红楼梦》中贾府的很多事情,除了是曹家本身的经历之外,还有一部分(甚至是很重要的一部分),都可以在曹雪芹的表哥福彭的家族历史上找到缩影。

编辑:Avalon·W    校对:柯南

版权声明:未经趣历史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。

备注:以上图片均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
荐读

从《搜神记》看古人那些“死而复生”的奇法子

各朝代南迁后都能延续百年,为何独有崇祯选择吊死煤山

秦可卿死后为何不给情夫贾珍托梦,反而是王熙凤?

秦亡后楚强汉弱,项羽却败给了刘邦,原因在此一点



 趣历史现征集优质的原创稿件,有意者请联系QQ1878484248 

Leav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