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历元年正月十九日,一场针对当朝皇帝的谋杀案即将上演。

  一

  这天清晨,小皇帝朱翊钧按例去上早朝。轿子刚出乾清宫门时,一个穿着太监服饰的男子,从西阶下直冲冲地奔过来。

  守卫人员感到情况蹊跷,立刻上前将他拿住。一搜身,发现他左右腋下各绑着一把刀和一柄剑。一番拷问后,他只说自己叫王大臣,是南直隶常州府武进县人,之后则一言不发。

  司礼监掌印太监冯保立刻将此事上奏皇帝,万历于是下旨,将王大臣交由东厂进行审理。东厂的首领也是冯保。

  经过初步审查,王大臣供出了幕后真凶——陈洪以及高拱。陈洪是前司礼监掌印太监,高拱则是前首辅,刚辞官返乡不久。  

  王大臣证词一出,冯保立刻将陈洪逮捕,并派人去河南新郑县,捉拿高拱的家人高宝、高来、高本,以定高拱之谋逆罪。

  这一下,文武百官全体哗然。

  哗然的原因很简单,因为整个案件太过离奇。两个平民,一个前首辅与一个前司礼监太监,会联合起来谋害皇帝,天下还有比这更荒谬的事吗?

  显然,这是一桩在明显不过的诬陷案。针对的是前首辅高拱,陈洪只是附加伤害。

  二

  谁在诬陷高拱?

  最大的嫌疑人是冯保。

  冯保是一名太监,但他不同于我们所熟知的太监形象。此人知书达理,喜好琴棋书画,颇有儒者风度。

  正因为他出众的学识涵养,所以官运亨通,早在嘉靖年间就已是司礼监太监。嘉靖死后,明穆宗即位。隆庆元年,作为司礼监秉笔太监的冯保又兼任东厂一把手。

  此时的冯保,在宦官之中,位置仅在司礼监掌印太监之下,权势已相当显赫。而当时掌印太监恰好出现空缺,依照惯例,冯保由司礼监秉笔太监升任掌印太监顺理成章。  

  但事不凑巧,他因为小事冒犯了穆宗。时任内阁首辅的高拱一向忌惮冯保权势过于膨胀,趁此时机,便推荐御用监的太监陈洪出任司礼监掌印太监。

  依照常例,掌管御用监的太监不能掌管司礼监。由此可知,高拱的做法很不合规矩,其用于制约冯保的意图一目了然。这自然导致冯保对高拱无比憎恨。

  然而,陈洪是一个大老粗,很快就因为触怒皇帝而被罢官。高拱仍旧不举荐冯保,而是推荐了掌管尚膳监的猛冲。冯保于是更对高拱恨之入骨。

  报复的机会很快就来了。

  三

  隆庆六年,三十六岁的明穆宗英年早逝。身在皇宫内的冯保,频繁活动于皇后、贵妃处,获得她们的信任,于是将猛冲罢黜,自己取而代之,升任司礼监掌印太监。

  而且,这升迁是作为明穆宗的遗诏当众宣布的。高拱虽然有疑虑,但事已至此,无可奈何。

  冯保原本便掌东厂,此刻又是司礼监一把手,由是他大权在握,不可一世。于是,他与高拱的矛盾终于激化了。

  高拱想要联合外朝官员弹劾冯保,冯保也正密谋对付高拱。

  隆庆六年六月十六日早朝时(明穆宗虽已死,但当年并未改元),宫中传旨,让文武百官前去接旨。一行人到达会极门时,有太监手捧圣旨而出,众人连忙下跪接旨。  

  高拱以为是处理冯保的事情有了结果,于是很是兴高采烈。然而,事情大大出乎他的意料。因为,圣旨针对的是他自己。

  圣旨极力谴责高拱专权擅政,丝毫不把小皇帝放在眼里,以至于后宫惊惧不安。但念在他过去的贡献上,不再追究。勒令高拱立刻返回原籍,不许停留,今后要洗心革面,否则必处以重型。

  圣旨宣罢,高拱面色死灰,汗如雨下,一时间瘫在地上无法起身。第二天,高拱便立刻打包返回家乡。

  显然,在这场权力斗争中,冯保技高一筹,取得了最终的胜利。然而,冯保担心,高拱会卷土重来,这样的事情此前已经发生过,谁也不知道未来是否会再次出现。

  所谓斩草要除根,为了彻底打倒高拱,冯保便炮制了这出行刺案,意图诛灭高拱满门。

  不过,在这场欲致高拱与死地的王大臣案中,还有一个人脱不了干系。他便是鼎鼎大名的张居正。

  四

  张居正动机何在?

  因为半年前的那场罢免高拱的事件中,张居是主谋之一。正是在他与冯保里应外合之下,事情才一举成功。

  当高拱被罢免离京时,张居正对高拱说:请让我为您乞求恩典,以便能享受公家驿站的交通特权。

  而高拱却丝毫不领情,讥讽道:您可千万别这么做,您难道不怕又来一道“党护负国”的圣旨吗?

  在返回家乡的路上,他曾经引用俗语破口大骂张居正是“又做师婆又做鬼”,意思是两面三刀,把皇帝玩弄于鼓掌之中。  

  对于这一切,张居正了然于胸。因此,同冯保一样,他也担心高拱东山再起。如果有机会能杜绝这种可能性,他当然乐意为之。

  对于张居正的心思,时人洞若观火。

  太仆卿李幼滋闻听王大臣案后,不顾当时正疾病缠身,立刻赶往张居正府中,对张说:公怎么能做这样的事呢?

  张居正当然是矢口否认:我也正为此事忧虑呢,生不如死,怎么能说是我干的呢?

  五

  纵然冯保与张居正意图致高拱于死地,但并没有成功。在王大臣被匆匆处死后,此案便不了了之。

  为什么失败?

  一是事情太过草率,在处理此案时,张居正不小心留下了“历历有据”四个字的把柄。而且,这个把柄被支持高拱的官员抓住。

  二是此案太过离奇,栽赃手段太过低劣,令人难以置信。文武百官普遍同情高拱,张居正虽然身为首辅,但初掌大权不久,不敢轻易冒犯朝野舆论。

  三是皇宫之内,不少宦官也对高拱持同情态度。当冯保入宫向小皇帝禀报高拱行刺一事时,万历身边一位年过七旬的老太监便立刻说到:

  “万岁爷爷,不要听他。那高阁老是个忠臣,他如何干这等事!他是臣下,来行刺,将何为?”

  冯保出去后,又有太监告诉他,此事不可。这样一来,冯保感觉到事情难度太高,便差人告诉张居正事情已经不可为了。  

  正是在上述原因之下,高拱最终逃过了一劫。

  近年来,张居正一直被塑造成一个悲剧英雄,他为了推行改革事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。他死后没多久,便被剥夺了生前的一切封赏荣誉,且被皇帝下令抄家。其后,家人或自杀或被流放,凄惨至极。

  但是,通过王大臣案,我们又看到了一个冷酷残忍的张居正。

  彼时,高拱已经退休在家,对张居正并无威胁,然而他却费尽心机,企图置高氏一门于死地,这种无所不用其极的行径,着实让人胆寒。人性的复杂与多面,由此可见。

备注:以上图片均来源于网络

版权声明:未经趣历史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。

编辑:Avalon·W    校对:柯南


荐读

降曹又叛曹的关羽到底是假忠义还是真小人

十三爷的“铁帽子”被谁夺了,竟是一位妙龄女子?

贞操=处女膜?古代女性婚姻幸福的决定因素

朱元璋将开国功臣全家处死为何没有斩草除根



 趣历史现征集优质的原创稿件,有意者请联系QQ1878484248 

Leav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