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《红楼梦》中,贾琏与王熙凤是一对重要的夫妻角色,他们直接掌管着荣国府的政治经济大权,列位看官应该知道,《红楼梦》第二回“冷子兴演说荣国府”曾言道:“自娶了这位少奶奶之后,倒上下无一人不称颂他的夫人,琏爷倒退了一射之地。模样又极标致,言谈又极爽利,心机又极深细,竟是个男人万不及一的!”可见,贾琏和王熙凤这对夫妻属于“阴盛阳衰”啊!

  贾王二人的夫妻关系,正如曹公所言:“一从二令三人木。”他们的婚姻也是经历了几番波折的,一开始琴瑟和谐,生活美满,贾琏对王熙凤言听计从,二人感情融洽,接着时间打磨着这二人的感情,逐渐出现了婚姻的裂痕,二人各自打着小算盘过日子,到最后,终于走到了婚姻的尽头,整个家族也是“白茫茫大地真干净”,贾琏与王熙凤如胶似漆,共浴爱河的那一段故事,在《红楼梦》第六回有具体的描述,笔者在之前的文章中曾经有过论述,那么,贾琏和王熙凤的夫妻生活出现裂痕,是在什么时候呢?  

  笔者认为,贾王二人夫妻关系的转变,与贾琏的三次出轨有着密切联系,第一次贾琏出轨,应该是巧姐出痘,贾琏外出居住,与“多姑娘儿”一夜情,要知道贾琏是个性欲极强的男人,第二十一回曾如此写道:“只离了凤姐便要寻事,独寝了两夜,十分难熬,只得暂将小厮内清俊的选来出火。”后来遇到了多姑娘,自然成了好事。

  回到家中,被平儿发现了多姑娘送的一缕头发,幸好平儿替贾琏遮掩了过去,于是,贾琏向平儿求欢,可是平儿没有答应,还走出房去,此时王熙凤走来,与平儿有一番对话,也很能说明问题。

  曹雪芹在《红楼梦》第二十一回中曾经如此写道:凤姐走进院来,因见平儿在窗外,便问道:“要说话,怎么不在屋里说?又跑出来隔着窗户闹,这是什么意思?”贾琏在内接口道:“你可问他么。倒像屋里有老虎吃他呢!”平儿道:“屋里一个人没有,我在他跟前作什么?”凤姐笑道:“没人才便宜呢!”平儿听说,便道:“这话是说我么?”凤姐便笑道:“不说你说谁?”平儿道:“别叫我说出好话来了!”说着,也不打帘子,赌气往那边去了。凤姐自己掀帘进来,说道:“平儿丫头疯魔了!这蹄子认真要降伏起我来了!——仔细你的皮!”

  可见,王熙凤对贾琏管得很严啊!平儿是贾琏和王熙凤的通房丫头,但是,王熙凤并不允许贾琏与平儿交欢,不过,通过故事情节的发展,我们知道此事之后,贾琏与王熙凤的关系依然相当不错。

  在第二十三回中,贾琏与王熙凤讨论大观园工程问题的时候,涉及多方利益,气氛有些紧张,贾琏突然扯开话题,悄悄的笑道:“我问你,我昨儿晚上不过要改个样儿,你为什么就那么扭手扭脚的呢?”凤姐听了,把脸飞红,嗤的一笑,向贾琏啐了一口,依旧低下头吃饭。

  这足以说明贾琏和王熙凤的夫妻感情并没有因为“多姑娘事件”(当然凤姐不知道),和“平儿顶嘴”而受到影响,列位看官还可以看出,贾琏和王熙凤在性生活上的要求是非常高的,追求新鲜刺激,姿势变换,这对夫妻享受着甜蜜的生活。  

  第二次贾琏出轨事件,就是王熙凤过生日的时候,贾琏与鲍二家的约炮,被王熙凤捉奸在床,《红楼梦》第四十四回如此写道:凤姐来至窗前,往里听时,只听里头说笑道:“多早晚你那阎王老婆死了就好了!”贾琏道:“他死了,再娶一个,也这么着,又怎么样呢?”那个又道:“他死了,你倒是把平儿扶了正,只怕还好些。”贾琏道:“如今连平儿他也不叫我沾一沾了,平儿也是一肚子委屈不敢说。我命里怎么就该犯了夜叉星!”

  这一段里透露出两层意思,第一是贾琏对王熙凤的态度有所改变,已经从以前的如胶似漆变成了反感,王熙凤对权力的占有欲和对贾琏的控制,让贾琏感到十分压抑,因此,贾琏感慨“命里怎么就该犯了夜叉星”,第二是王熙凤依然不让贾琏和平儿在一起,贾琏替平儿感到委屈。

  双方闹将开来之后,贾琏非常愤怒,拔剑言道:“不用寻死!我真急了!一齐杀了,我偿了命,大家干净!”这应该是对王熙凤不满的最好体现,很多人认为贾琏此举为仗着酒劲装出来看的,笔者倒是认为,“装”倒也不假,但是贾琏所言也确实是他压抑了许久的心里话,他对王熙凤已经非常厌恶了。  

  在贾母的调停下,贾琏与王熙凤、平儿赔礼道歉,不过,老太太的一句话让人深思,“什么要紧的事?小孩子们年轻,馋嘴猫儿似的,那里保的住呢?从小儿人人都打这么过。”这句话就意味着像贾琏这般出轨的事情,在贾府,或者是在较有权势的大家族中,属于常态,曹公此笔,将这样的大家族以及那个时代和社会,可以说痛骂了一番。

  贾琏与王熙凤的关系经过了“鲍二家的事件”已大不如前,于是,贾琏就开始搜索外面的女人了,尤二姐进入了贾琏的视线,也逐渐进入了贾琏的生活,二人由性而爱,在贾珍贾蓉的帮助下,才有了贾二舍偷娶尤二姐的故事,这件事,使得贾琏与王熙凤的婚姻遭到了最大的危机。

  但是,王熙凤确实是无话可说,封建社会男人三妻四妾是正常状态,更何况是荣国府的公子贾琏呢!而且王熙凤只生了一个女儿——巧姐,贾琏纳妾有一万个充足的理由,为了繁衍后代嘛!

  贾琏与王熙凤在冷战,和尤二姐却是在热恋之中,尤二姐是一个性情中人,她的温柔体贴善解人意,让贾琏感受到了从王熙凤那里无法感受的爱,这个“第三者”的合法出现,使贾琏更加厌恶王熙凤。

  此时,贾赦又赏了贾琏一个侍妾——秋桐,这使王熙凤计上心来,王熙凤先礼后兵,借刀杀人,硬是逼着尤二姐吞金自尽,后来顺手也收拾了秋桐,虽然消灭了情敌,但是,她却永远失去了贾琏的爱。  

  曹雪芹下笔是很讲究的,在《红楼梦》第六十九回中曾经这样写道:“当下合宅皆知,贾琏进来,搂尸大哭不止……贾琏又搂着大哭,只叫‘奶奶,你死的不明,都是我坑了你!”贾蓉忙上来劝:‘叔叔解着些儿,我这个姨娘自己没福。’说着,又向南指大观园的界墙,贾琏会意,只悄悄跌脚说:‘我忽略了,终久对出来,我替你报仇。’”我们可以看出,贾琏对尤二姐是有感情的,贾琏要为尤二姐报仇,谁是仇人?王熙凤!此时的贾琏已经将自己的妻子作为了仇人。

  至此,贾琏和王熙凤的婚姻关系出现了巨大的裂痕,贾琏已经下定决心要替屈死的尤二姐报仇,可见,贾琏与王熙凤的矛盾已经是不可调和,随着家族的没落,王熙凤最终难逃“三人木”也就是被休掉的命运。

备注:以上图片均来源于网络

版权声明:未经趣历史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。

编辑:Avalon·W    校对:柯南


荐读

降曹又叛曹的关羽到底是假忠义还是真小人

十三爷的“铁帽子”被谁夺了,竟是一位妙龄女子?

贞操=处女膜?古代女性婚姻幸福的决定因素

朱元璋将开国功臣全家处死为何没有斩草除根



 趣历史现征集优质的原创稿件,有意者请联系QQ1878484248 

Leav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